英媒质问:若美国真是民主国家,为何阻止上百万人投票?

原标题:英媒质问:若美国真是民主国家,为何阻止上百万人投票?

(文/观察者网 霍思铭)

英国《卫报》11月7日刊登评论文章称,从严格的身份认证法到关闭投票点,再到清除选民名单,“选民压制”是一种策略,用以故意让美国少数族裔难以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利。

1965年,马丁·路德·金从塞尔玛游行到了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来抗议南方白人立法者试图阻止非裔每个人投票。而在当时,塞尔玛的黑人数量超过白人,但在选民人数中只占2%。

2018年,金的表姐克里斯蒂安·乔丹已经92岁了。她来到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投票点,为中期选举进行投票,就和她在过去五十年中做的一样。但她被告知选民登记中并没有她的名字。

乔丹的问题并不特殊。虽然美国为举办“自由而公平的”选举感到自豪,同时投票权被尊为美国民主的基准,但日益增加的证据表明,有系统性的行为在制止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行使这项权利。

直至今日,在那些曾有选举歧视历史的州,1965年的《选举权法》案保证了联邦政府对他们的选举系统进行监督。(该法案取缔了南方许多州采取歧视性投票的做法,比如将识字测试作为投票的先决条件。 观察者网注)

1965年,马丁·路德·金与约翰逊总统签署《选举权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六年前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从内部摧毁(Gutted)了这一法案(裁决表示《选举权法》第四部分违宪。 观察者网注),改变了这一状况。这意味着,那些州不需要再从联邦政府获得预先许可,就可以进行影响选举和投票程序的立法。换句话来说,这些曾有最恶劣选举歧视的州可以恢复到他们原来的状态了。

纽约大学布伦南中心发布报告表示,在过去的20年中,一些州已将障碍放到了投票箱前,比如实施严格的选民身份认证法,减少投票时间,禁止注册和清除选民名单。这些措施在2013年最高法削弱了《选举权法》时被推广,不仅打击了所有美国人,还给少数族裔、穷人、年轻和年老的选民带来了特殊负担。

这些州采用的、影响数百万美国人的措施,设计的目的就是压制投票,因此被称之为“选民压制”。

这些政策不仅威胁了催生《选举权法》案的民权时代的成果,同时又在威胁美国作为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代表这一观念。

去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我们是先进的民主国家中,唯一故意阻止民众去投票的。”

在2016年,超过三十个州用“选民压制”打击选民,导致非裔选民的投票率暴跌了七个百分点。对共和党来说这是一个“有效的杀伤率”,但对美国来说这是民主的致命打击。

为投票权而斗争

在美国,争取投票权的斗争自从建国以来一直都存在。1789年宪法规定,只有有财产的白人男性拥有选举权。19世纪废除奴隶制后,非裔才被允许投票,但当非裔政客开始赢得选举后,占人口多数的白人就开始设置制度限制。

国际比较表明,投票限制是美国民主的污点。比如,在澳大利亚,投票是强制性的。在瑞典,选民将被自动登记,在哈佛和悉尼大学学者编制的“选举诚信指数”中,美国排在科索沃和罗马尼亚等国之后。

美国在投票率上也落后于其他民主国家,大概55%的合格美国人在2016年选举中投票,而比利时和韩国分别为87%和78%。

党派立法者

在投票的每一个阶段,美国人都面临着他们居住地所带来的障碍。因为选举法是由各州党派的立法者——大多是州务卿——所制定并执行的。

在一些亲共和党的州,选民面临的困难始于需要出示身份证件以进行投票。全国立法者收紧了对于身份认证的要求——在美国7%的人没有带照片的身份证,非裔和西裔的比例更高。2016年,威斯康辛州就恢复了严格的选民身份认证法,表面上是为了打击欺诈,虽然专家们发现这种欺诈几乎不存在。

在总统选举阶段,一名律师安妮塔·约翰逊穿越了该州东南部的三个县,鼓励人们去投票,她陪同非裔选民去各种政府部门办理驾照,或者帮他们寻找登记所需的旧地址记录,在她看来,该州的政策显然在打击潜在选民。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州都有约翰逊这样的活动家,当特朗普以2.2万张选票的优势赢得威斯康辛州时,分析人士发现,仅密尔沃基市的投票率就比四年前低了3%,也就是少了四万张选票。

同年,据估计得克萨斯州共有60万人缺乏该州严格的规定要求的身份证件。弗吉尼亚州和田纳西州则对通过竞选登记选民的组织做出了新的限制。

虚假的借口

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即使找到一个投票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份民权组织的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1688个投票站已被关闭。这些事件发生在有选举歧视历史的州,包括乔治亚洲的214个选区。该州公民自由联盟的法律主任肖恩·扬表示:“许多选举官员用虚假的借口,在有色族裔社区积极关闭投票点。”

乔治亚州有10%的县只剩一个选区供所有选民投票,有些人需要走数英里才能去投票。德州有760个投票站关闭,而亚利桑那州有320个。这些都是《选举权法》案修改的直接结果。

清除选民名单

如果更严格的身份认证法和关闭投票站还不起作用,那就要使用“清除选民名单”了。这就是发生在克里斯蒂安·乔丹身上的事。据布伦南中心的数据称,2016-18年期间,她和其他1700人一样被从名单上抹去了。

“选民清除”是指选举官员可从名单上抹去一些名字,避免重复投票,或将去世了或者搬家了的人从选民名册上除名,这些都是完全正当的理由。但报告称,在一些有投票歧视历史的地区,这种情况更为普遍。

同时一个臭名昭著的系统:州际选民登记交叉检查系统,自2005年来已被数十个州使用,用于搜索在多个辖区登记的人,然而2017年一项研究表明,交叉检查更可能清洗掉合法的选民而不是不被承认的选民。

不公正地改变选区(Gerrymandering)

许多州允许为党派利益改变选区,或划定选区界限。通过将另一个政党的选民压缩到尽可能少的选区来获取更多的席位。今年7月,最高法院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表示不就此问题作出裁决。实际上这表明,最高法院并不觉得为党派利益而改变选区是违宪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登入 老钱庄支付宝充值 www.8899shenbo.com 菲律宾申博在线管理网
千赢娱乐开户 胜博发现金网网站 豪利777赌场最高占成 趣赢娱乐开户流程 通博游戏总代理
诺亚体育平台 沙龙娱乐游戏网站 澳门新葡京登入 易胜博游戏下载官方 诚博游戏官网最高佣金
suncity818登入 大家旺游戏注册 太阳娱乐网开户登入 豪利777开户流程 诚博游戏大厅